后黄金时代。

因为有关研究,而看了Breakfast at Tiffany’s。
老电影的魅力在于,永远能broke your heart。十里欢场,情感浓烈,直白而不失轻快。
在老电影里又见纽约。其实世界一丁点都没有变化。灰狗还是那样憋屈,乡下人还是那样湛蓝眼睛的土气,中央公园的黑色巨石还是坐满了人。Tiffany里还是静静地忙碌,用whoever-be小姐的话说还是世界比不上的美好,公共图书馆还是那样装模作样。人的生活大部分还是闹剧。
不过地铁又脏了一层,楼又旧了一截,而in fields的girls,却再也没有Hepburn的纯真。现在电影里的纽约,明晃晃的黄出租车刺眼,再也不见曾经跳动在城市血液里的,纯真的野心。
日本人很长寿。尤其是京都派的哲学家们,个个生活到89岁。从20世纪零年到世纪末。一辈子是怎样的密度,经历什么样的浮华沧桑惊天动地。真正好年华,看着世界翻天覆地。然后最后在平成的垃圾"super-flat"漫画中,安然合眼。
我们不生活在黄金时代。we are abandoned.

今天上课。我对有感觉的东西发挥就其佳,但一到50,60年代的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时候,真是提不起劲来。。全くセンスがない。。。最后讨论Roland Barthe的Empire of Signs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导师激动,满头银色小叮当晃着说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赤裸裸的racism, imperialism吗?我们齐齐安慰他,说Barthe把Japanese贬成Asian dolls without souls是差劲,无知,西方人的傲慢。但是世界上那么多学者,包括日本地,无原则地援引他是他们的愚蠢。导师则认为既然Barthe是个文化旗手就应该有相应的原则,应该负责而不是狡猾地把Racism藏着巧妙地诱引人们顺着他走。我看着激动的导师,心里叹气。
Barthe就像所有的 genius jerks一样,梦话都有人追着出版拥护。这就是没生在黄金时代的错,垃圾都当宝。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