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时间。

2007年5月。Brianne办迎五月party,我站在厨房一口一口喝冰凉的啤酒,听着客厅传来的愉悦的谈话声音乐声。突然仰起头笑着和Tom说我希望十年以后我会和好朋友在同一个party上,大家各说各的,然后在厨房打开冰箱拿啤酒开啤酒的时候说上寥寥几句,一起捏着酒瓶看客厅里的人群。眯着眼睛说完我便一径沉回到想像里去了。
和我是半个陌生人的Tom当时在心里一定吓了一跳,一直以为我是Asian Doll,只会微笑来着,从此这学哲学的哥们便和他女朋友说gloria is somehow, different。

今年冬天,和Frank一起参加同僚们的聚会。大家都是Rosandees,相互聊的都很放松,开心。夜深一伙人又跑到屋顶上。从119街向南可以一直望到crysler bldg漂亮的玻璃尖顶。间歇Frank和我说上一两句日语,然后再各自说的开心。
后来和Frank去老地方喝咖啡聊天。聊起party,说到我们都喜欢的W,一直在阳光灿烂的金色原野上弹吉他唱民谣的邻家男孩,万事快乐,简单。
Brianne是我在pitt最喜欢也最好的朋友。然而我并不指望她穿越国籍文化甚至人类来理解我的很多情绪。而Frank,从感性深处,是和我站在一起的。
Because we are not genuinely happy people。这话从Frank口里讲出来,让我目光一跳。我们并没有在说Brianne,和很多瞬间一样,我们在喝匈牙利咖啡,吃甜腻的巧克力慕斯,聊readings,聊academia,讲自己,也就是讲彼此的事情。两人就像站在镜子两端,万事相反而相同。聪明与愚笨,冷漠与温暖,沉默与善辩,敏感与理性。说的不是对比,而是我们同时拥有的矛盾。

当年Tom的女朋友两年后和我并排走在纽约的街道上,提起Tom眼圈就红,物是人非。
我将有两年不见Frank,再见时会如何,是否还会情感如手足,思辨如知己。是否还会在聚会的间隙轻描淡写地说上两句而心照不宣。
还有一个月的咖啡时间,弥足珍贵。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