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倒数。

历史上总是有些老牛老牛的人。非专业作者,写起来永远用母语。后人排队去翻译,翻译过后排队去阐释。阐释过后排队去看原文。
还有些老牛老牛的人,非专业作者,基本只用第二语言写作。后人排队去翻译成母语。

那天日语课堂上小孩子指给我一段话,基本上是to be 和not to be的各种排列组合。小孩子指着重重愤怒的下划线问我does this make any sense to you,我心想我又不是数学家也不是native speaker, 诸如it is not not to be nor not not to to be这种抽风密码凭什么to me;眼眉一挑刚要发作小孩子手一抖露出封面:Zhuang Zi。一下子支吾起来well, to make sense or not to make sense, is a question. 暗骂谁翻译的。
肯定翻译的人都是大牛来着,否则不会列成经典教材。于是就似乎牵扯到另一个问题,是否有些东西是不可翻译的。不过那也是个假问题来着,就是不可翻译也得翻译。

今天Zack问我周末 what up to,我斜着眼角望他了一会,他沉默地点头,me too。能干嘛。

我忘了2月只有28天,望着一堆3月1日deadline的东西干着急。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2月倒数。

  1. Shengwen说道:

    庄子那出真好笑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