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

整个一个thanksgiving 什么也没做。星期二,是pro-seminar最后一节课,presentation做的不是一塌糊涂也是够糊涂的了。不过已经麻木了。。。然后70岁的风度翩翩的老教授说,你们是我所教过的最后也是最好的一个seminar。对面年有45的女人拼命忍泪却还是满面风雨,我暗想,原来我已经不是永远第一个哭出来的那个了。
下了课10个人一起去吃饭,女人说你是不知道,四年前他是决不会说出这样感情外露的话来的。He has changed so much。人到七十,思想依然在变,是件幸福而困难的事情。
日语课写作业,要求写ドキドキ的事情。一听大家的作文果然是美国小孩子,经历甘い。我也就捡了个轻飘飘的写,以免吓到他们。日语课的女老师,绘画能力和アラシの櫻井くん有一拼,每次看都是大暴笑。同样整个课堂也只有她能够领会我的冷笑话。
昨日日语课和罗马尼亚的小孩一起吃饭,随口带过pku。他说我去过,我笑,你是去过peking 还是pku,结果就他就给我看在图书馆大礼堂校史馆理科楼之类的照片。05年,我还在那里的时候啊。除此话外只是一脸怔忪。
于是晚上心情越发倦怠,趴在床上竟困了过去。好不容易醒来,室友和她男朋友大声纵乐载歌载舞,土耳其音乐那浓郁的民族风听的我真是无语。洗漱后躺在床上又是失眠,折腾好久终于睡去。
星期四大家谈到很多学界的挣扎崩溃,例如教授在圣诞节第二天在图书馆里学习之类的,我一径沉默。今天午饭和Frank讲了我为什么沉默的原因。気をつけてね。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