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ana篱笆。

just came home, after several rounds of drink and food.  We started from 7:30, and ended up for a tab of 150 dollars.
星期五晚上的课,GP有些不对劲,很emotional。说话声音忽高忽低,又把书扔在桌上。课后五个人还是决定一起去have a drink。我是第一次和GP一起出去喝酒,不过换句话说,也是第一次和prof一起喝酒。
Frank经常说我性格过于nice以至于我的意见统统没有rational credits。开始我还试图告知自己本性不善,后来索性闭嘴,反正phd日子长他早晚会发现。
只是没料到这么早。
我对于喜欢的人总是不遗余力的赞美包容,如GP,书法教授,Ar,  Frank之类的,因为他们在我眼里是真可爱。而我对于不喜欢的人唯一能做到的便是尽力远离及沉默,我做不来面色镇定的长袖善舞。
我不喝应酬酒。一旦三口酒下肚,我就超级放松满口大逆不道的胡说八道尖酸刻薄的冷笑话以及缺乏常识的愚蠢。连GP都很惊讶小心我长张圆脸话里却棱角分明。Frank一脸陌生的看着我。
天南海北学术私生活八卦笑话吃了四五轮非常好吃的古巴料理喝了四五轮啤酒到最后150dollars还是GP付帐。
我是真喜欢GP,尤其从听到他声音淡淡低低的近乎自言自语"I have changed significantly since I met Toru."那一刻起。他知真爱深髓。

今天纽约天气很亲切,一点也不冷。我很久没有如此从心里往外放松。虽知明天早上就各归各位,如纽约干枯清冷的空气。
到家见到饕餮的小尖脸,冒出一句你觉不觉得自己长的非常像松鼠。饕餮本来就饿我手机又没开干等干饿一听这话两个爪子上来就挠又使不上力。气的它边闹边嚷,我才知道已经一点多了。
好久没有如此放松,从心里卸下围墙的感觉。

今年夏天在国内差点没累死。我从来没有想到与家人打交道也如此费神,措辞举止比客人还小心端正。饕餮看到我和家族相处的场面笑掉大牙说我一脸颓废,心死如沼。我就只有一个字,累。不在一个星际轨道还愣让我无比虔诚的绕转,即使孝敬长辈也就那一个夏天了。明年夏天我可要青山绿水李白一样的吟游和尚一样的修行。
我活到24岁的时候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人是有利用价值的。所以此时此刻的我偶尔会被人叫姐姐,或是被人抱住手臂说我们要多hang out。我问饕餮当年为何签那一纸契约,沉默好半天的回答,我想看看人间冷暖。
轮到饕餮问我。仔细想想,我答。
不离不弃。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Havana篱笆。

  1. Dove说道:

    喂~刚才看了看你得照片,头发依然少的可怜,似乎瘦了一点。这两年过的不错啊,走了不少地方,不错不错~说正事!丫什么时候能上线啊?!有事麻烦你~~~~~~看到留言在msn上留言也行,给我发邮件也行~~很急,你抓紧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