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かいり

暑假在日本,家里的饕餮坐在仙台的新干线看到宣传册子,就跑到平野去汇朋友去了。我就这么一路南下也没见到。在北京的时候倒是又见了一小面还吵了一架。
等我再回过神的时候,发现饕餮没了。
前一段一直忙着自己的时候,还真真没想起饕餮来。一个人住是好的。失眠也好哭也好不想吃东西或是暴饮暴食也好,要死了的时候倘若身边有那么个小东西,脾气可能真就控制不住。
今天天气格外晴好,睡到中午,慢慢的洗了澡,磨磨蹭蹭又差点迟到去找导师吃饭。两个人坐到餐厅里铁锅拌饭端上来我就发誓,这辈子要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个吃饭
比我慢的。那么大一碗,筷子猛扒拉还不能光埋头吃饭,急的我辣气呛到嗓子里差点毁了一桌菜。导师和我性格满像,在生疏的客气和随便的亲密之间游离变换,互
相吓个半死。也挺好玩的。我告诉他那天下掉馅饼的事件他比我还意外,看来肯定是书法教授的功劳了。两个人聊夏天聊讲座聊饭馆到最后百无聊赖,导师对着天生就蘑菇吃饭的我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白饭着等我。。。回去的时候特意去他办公室弄了本50
dollars的讲义。其实我本来是想掏钱买的,但上周去的时候秘书的恶劣态度让我恶性决定从导师这里蘑菇,秘书一脸阴云的面对我的一眉得意。哼,我也是很小气的!
捧着一摞讲义心情极好的走在阳光下,决定今天off, 不做任何功课,就要ごろごろします,本来想去哪里逛逛喝喝咖啡,阳光实在太好。结果还是从图书馆领到新借到的书,回家窝在沙发里脚放在茶几上书摊在腿上就着阳光就睡了过去。

醒来后阳光已经没了。下楼买croissant,租日本电影,依然很热,过马路等红灯。在街心的绿化带上看到了小小的身影。
还是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身影却小了很多。似乎也憔悴了点。
虽然换了新的公寓,还是轻车熟路的踩着书堆爬进阁楼里呼呼大睡。桌上扔着带回来的おみやげ。
おかいり。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おかいり

  1. Lin说道:

    o……….不知爲什麽有哈利伯特的味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