ショックを受けた。

我有个天狗鼻子,就是自诩看人很在点子上。即使刚看一两眼,细节也会猜的出来。倘若时间相处长了,基本上拿捏不错。
假期在家的时候,经常会说出家人下一步要说的话,使我的妈妈因此经常恼羞成怒。
如果说爸爸写的东西说的话经常会让我会心一笑或是心有戚戚焉的点头的话,对于妈妈,第一次看她的文字。有些句子的风格,描写,确实会震到我。
我记得有一年年夜爸爸在深圳妈妈一个人就索性生病夜半躺床呻吟。因为她是那种说口头说生病行动就真能把人不折腾半死不罢休的人,所以我就自认倒霉听听牢骚摊个毛巾找找药什么的,其实家里人数她身体最结实。听她生不逢时美人迟暮般的老调重弹,在新年夜,我就盯着窗外漆黑夜里的小亭子发呆。那个时候我满脑子还是暗黑幻想的时代。一成不变的陈谷子中出乎意料的听到了小时候的片断,12岁时去某地的野外路上看到了白色的野花,一丛从的,说是再也没有那种
开心。短短的,没有下文的一段自语。意外的真实的语气。那个时候我想,家里的三个人,也许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眼睛。如果说我和爸爸还有相通的桥梁的话,世界在她那里、もっと寂しい。
那一场病年夜很快就过去了,只有那个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稍微了解她一点点。也许是错觉呢。。。。

看到她的描述,惊讶的不是文字写的是否漂亮或是什么样的风格,而是她对事物的直感,与常人不同。并不是理性层次上的,而是外界在她眼里就不同。

睡觉,今日有一天课。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