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

今天看到艳艳的照片,吓我好大一跳。原先比我头发还短飚起来比我还愣的假小子,突然之间卷发短裙秀腿的年轻女子甜笑在我眼前,猛然一晃。又想起另一个妹妹两年前见到的时候也出落成白皙恬静小美人。
这么一思量,发觉同年的女人们已经个个落成。娇媚的,温柔的,漂亮的,会打扮的。谁谁是什么时候不化妆不出门的,谁谁是什么时候哪里动了刀子的,谁谁是什么时候扔掉第n束花收到第一条tiffany的,谁谁是什么时候节食变瘦的,谁谁又是什么时候变成职场精致女强人的。当我在旁边看着那一连连眼神,一张张面膜,赞赏着那一段段莲藕手臂腰肢,听着那一段段软语的时候,女人们都脱胎换骨,心里女人味十足,品得女人二字在娇柔。比如夏天撑把阳伞阴影露出一小截白皙的下巴,雨天小心走路溅上一点雨水和泥点的那寸脚踝,或是疲倦的时候依然一丝不苟的发髻和只有那么一丝垂在耳边额前的发,再普通的女子向人稍微撒娇时的神态都很迷人。就是那钢板材铁锁骨的文艺硬女,也知道时不时迷下眼睛或是烟雾缭绕时的倦态最能惹人,原因无他,柔软。
 
敢情就我一人还把自己当假小子呢。成天少年少年的挂在嘴边。明明长个圆额头圆眼睛,气质却像水泥墩子。有一天顺口问爸爸,我发现自己很钢板嘛。爸爸居然老老实实的点头,嗯,确实。原先还喜欢些手镯挂件之类的,啰里啰唆的买了n大堆,虽然几乎没戴过。后来一次嫌麻烦就全扔了。再后来的现在,兴趣全在古怪的事物上面,整个一个老头子的爱好协会长。进商店三分钟就头疼,每天都是t-shirt牛仔裤加凉拖,男士钱包男士手表男士眼镜,晒得黑黑的。整个一otaku的lesbian嘛。怨不得自己学不会日语,气质完全不合嘛。
 
那,我是自己选择到今天这样的,还是没办法或是不小心落到这般田地的?
我跑到阁楼,抻出那张薄纸,饕餮在旁伸出爪子一弹,一层薄尘细蒙蒙的漫上我的眼前。
“你可知道人是有年龄的?”饕餮咧嘴笑着问我。小小的脑袋偏着。
“你这样可幸福?” 我眉毛都不动,直盯着那双暗紫的瞳孔问。
于是它耷拉着耳朵躲到书架里面去,我顺手将那张薄纸埋在煤灰里,去睡觉。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尘埃落定。

  1. Lin说道:

    都老啦!记得大一的时候看到大三大四都是老女人样,现在我们都老啦

  2. shiwen说道:

    亲爱的姐 我那是装的 本性还是男孩样 呵呵 你回来就知道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