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绵羊。

在pitt呆的时间长了,便越发的像绵羊,笨笨的胆小的呆在山坡上一个下午不动,偶尔见到几个戴耳环染发的小混混,心里竟然会打小鼓。
去年的时候有人问我,毕业去哪里,我说想回国,不是因为有事业心,而是因为孤单。今年人再问,我便摇头,不会回去了,答后就沉默了。

爸爸在这里的时候,经常会给我念国内新闻,我就当戏听。每每听时大呼小叫不可思议,过后便一身冷汗。偶尔浏览国内文化界旗手们的文化博客,众人殚精竭虑针砭时弊振臂高呼,无论痛骂惋惜或讽刺,初衷都是对这个社会的关心和责任。我很感动。感动过后,便越发的沉默了。我不是心胸豁达的人,也不是宽容别人的人。我保持沉默一半是因为冷漠。倘若回国,日日新闻如身边亲历,难受愤怒不屑。倘若真像小时候家里人设想的那样去当记者,就像个个灵魂在自己身上走了一遍,我心早就穿孔。
是的,在异乡我是异乡人。可我这样的孩子,倘若回来,能干什么呢。在异乡的中国人,还是那种城府深的人都对我忍无可忍,说没见过我这样说话的人了,我倘若回去,会不会被人把嘴巴缝起来。还是他们会逼着我自己把嘴巴和心都缝起来。

国外的当代艺术家,把社会当作自己的责任,经常进行着与政治的对话,用最provocative的方式表达自己对于政治,社会的责任。当代艺术,是最活跃的挑拨,批判,激怒政治的。而中国的当代艺术,怎么个做法呢?国内的艺术家,哪个真勇士直面play/confront with politics。从前有,出名之后不是被招安,就是老老实实的到国外玩中国牌或是改装山水去了。新生代只有假装play的来增名。更别提评论语境了,哪个敢真正说不的,认真批判时局的,连个破论文一稍微嗅到政治的气息都马上被扼死在摇篮里。于是大家都一脸玩像把当代艺术往娱乐里弄往fashion上靠。一片片超现代超豪华的画廊区好像高档红磨坊。

在中国,最是中国的就是那政治二字,什么都有政治,偏偏政治里没政治。
我从基因上就是有缺陷。论被骗,我不及我妈。我妈就是那种被人骗了一边帮人数钱一边还认为自己是在骗人呢。论政治缺陷,我不及我爸。我觉得男人很惨,即使被政治玩死还要一身坚强,上有老下有小旁边老婆还望着你呢。流淌着这样血液的我,不过仗着自己身在异乡又孤家寡人,身体强壮神经大条身边没有读方块字的,所以没被黑社会弄死也没被口水淹死,就这样还时常有人上门捅两刀,我干嘛要回去呢。

这年头,想长个的去问姚明,想前卫的去问韩寒,想忽悠人的去问郭静明,想骂人的就去问广大网民。想找抽的就说实话,想搞奇迹的就去问林业局,想出位的去问那些美女主持美女这个美女那个的,想装嫩的就去看后80/85/90/etc/XY代新生博客,想干嘛的就去请教相关专业人士。在这个社会里想生存,每个人都要professional。千万别问错人。

在pittsburgh两年,家门从来没有锁过,关都懒的关。过马路只盯着眼前那灯一变白抬腿就走,看都不看两边。我缩在世界一角,每日满足于看一本一百
年前的书,吃一口米还是温热的寿司,或是写出一点不干时事琐碎小家子气的文字。我惭愧,真的惭愧,但我不后悔。我不会去做当代艺术,不会去"做事"(虽然我不清楚
这词在他们的语境中具体什么意思)。也许有一天我会两耳不闻窗外事,胸前不挂大饼就饿死,我也挺满足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洋绵羊。

  1. Liang说道:

    不错不错,很欣赏这种生活态度

  2. Lin说道:

    洋杨羊~~写的真好~不回去好啊,咱就在这混,你在这一天,我就有蹭住的地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