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水。

最近会看到些闪避的眼神和态度,尤其是Kathy的学生,心下觉得有些怪,更多的是不安。不过也懒的去深思,就那样了。
下午去和Kirk讲我的paper topic。最近学业松懈的有些过分了,心里一盘散沙,眼神盯着paper也会走神发愣。
好在Kirk并没有太刁难我,从镜片后眨了我两下就说继续吧。
PM 400, 以前退休的老教授夫妇回来做报告,教室里竟然坐满了人,前排全都是花白的头发优雅放松的坐姿刻意压低的谈笑。我坐在最后一排,手里抚着热茶,又开始发呆。

这些prominent scholars,一定是很喜欢Univ. of Pittsburgh的吧。一个个都从harvard, chicago, columbia等名门毕业,野心不强想enjoy生活,而pittsburgh,既城市又温暖人情,在早期美国建筑史中地位十分重要,想要研究的教堂出门5分钟就看到,绿化也好,大片大片的绿树绿地,Carnegie Library整个一个慈善供氧中心,离NYC, WDC也近,却没有那样的喧嚣,下午五点阳光就给小城镶上一道金边,漂亮温顺的好像小狗。而University又有美国前三的医院,离CMU也近,艺术史系更是贵族的自己拥有一个Villa,动不动在cloister 里举行reception。系里人人都和善可亲,好像一个家。图书馆里一层也都是东亚语的图书。倘若我是教书,我也会第一个选这里。academic atmosphere肯定会好,因为教授学识好心态好环境也好。

可惜我是学生。注定会觉得这样的城市,大学承不住自己的未来。我想在pittsburgh工作,就不能从pittsburgh出身。

前一阵子被书呆子说是学呆,让我很是不服。24岁的时候都说要想想人生计划,我其实是有些惶恐的,我清楚我是不可能25岁穿白裙子30岁穿围裙发明孩子周末食谱的,我想要的,是另外一小捧。我是在做喜欢的事情,抱着这样的信念而套着那双红鞋子一直一直跳下去。所以我才会对着一堆字母,图片眼睛キラキラ,Kathy 才会说我永远是optimist。所以我才丝毫不在乎relationship。
我有累的时候。有疲倦的时候。有怀疑自己的时候。平常会尽力调节分散注意力,可是最近,在心神不定神经紧绷的情况下,压力一上来反应就十分明显。不想读书,不想见人,不想说话,不想过了。。。的感受。

在reception拿了两个wraps就匆匆离开,今天实在没有谈话的情绪。明日日语考试,我却依然不想复习。自己的梦想,在没有热情的眼睛里,咫尺天涯。

我的老板是个名人,最近又意识到这点,让我很是苦恼。从今天开始我将试图永远不再提他。

自己等的期待,好像中国股票,连续三天跌停,以为跌到谷底该回升了,却一直契而不舍的跌跌跌,好像要跌到地球另一半去上市一样。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