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言说的,不想说的。

Architecture Theory是楼里唯一一个男学生比女学生多的课;看多了就觉得,恩其实男人也没什么好看的。倒是一淡金卷发,猫眼猫嘴,苍白无胭自艳,动作声音慵懒娇嫩,像极路易十四情妇的女孩子让我分神。
最近读的书经常强调Modernism in architecture 对classic Principle而不是superficial style的继承。也适用于我们对于70,80年代中国艺术的"考古," 不要挖出个罐子就顶在头上供起来。principal, principal。
天天挑灯夜战就算正常。这学期要至少写四个大seminar research paper。
今天TA的课有些失常,回来急火攻心地写了一个长email附上图例发给大家。"dude, you are one cool TA."不知是挖苦还是表扬。
"Body in Pain"读书笔记。
Pain是不可言说的,内在的。但是我们还要尽量客观化的表达这种不可言传的痛苦。于是我们使用language of agency,典型如武器和伤口:痛如锥心,刺骨。于是武器和伤口就带有pain的connotation;我们看到刀会联想到疼。但是这种agency是有问题,容易混淆的。一是因为语言表达具有不确定性,你怎么确定你的锥心痛苦的程度和其他人锥心痛苦的程度一样呢?又,倘若你问一个被锥子扎了的人的感受,得到的答案可能是"像被刀扎"。二,在政治领域里,武器的语境经常不与痛苦连接起来,比如,像刀子一样锋利的打入敌人前线/给予敌人重击/避免他人暗算等。于是,描述phisical pain的一个中心词汇就是making/unmaking。从这以后还没看明白呢。继续。
M:隐隐约约觉得对于武器和痛苦的connotation可以用于分析孙原/彭禹的艺术作品。不可言传的cruelty有一种physical的通感。

睡了两个小时起来的大清早,第一个念头是我想睡觉。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不可言说的,不想说的。

  1. 说道:

    我超爱路易十四时代的故事,不过我看的应该都是野史!
    ps 亲爱的,感觉你好辛苦哦!身体是自己的,照顾好!

  2. XIAONING说道:

    娘滴,为什么你们两个人都那么有文化,就我一个猴子

  3. YU说道:

    你个招财金猴还敢抱怨。。。小心上重税!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