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的日子。

今日第一天教课,两个班,班班25双眼睛。紧张的时候就会讲的很快,对于课堂节奏的控制以及自己对于作品的思路还有待提高。Freshmen出奇的少,课堂上有的孩子使用的词汇连我都要眼睛眨两眨才会反应过来。Indus Valley,我超级超级不感兴趣的一个方面。有的孩子和我上同一节日语课,有的孩子和我在同一个建筑课,这学期又要疯了。。。。。
发现07年使用最多的两个词是疯和high,恩,今年不要疯也避免high。
MA大限临近,反而不写了,一页一页缓慢的看着书,夜里睡4个小时,晚上再睡2个。
今日老板回来讲课,一屋子都是graduate students。算了,懒得说。

我们排斥/拒绝用西方的理论来解释中国当代艺术,但西方的理论和学术规范是两码事,我们却在拒绝西方理论的同时连带学术规范也不要了,于是我们对于艺术作品的分析没有描述,没有阐述,有的是上纲上线划圈分派树主义大旗,乌七八糟。反过来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很中国。PS,拒绝吸收也是一种不自信呢。
看了一些中国古代中医的书,看到那些图例,觉得中医其实不是医学,而是哲学,什么人和宇宙相合,气脉运通药法自然,点面连接看额头知心火的。倘若完全按着中医的路子来治病,会死人的。

Drew有着一种非常独特古怪的幽默,暗香一样,课很tough。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