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

中午起来,捧了一本中国当代艺术家的访谈录又缩回被子里。边看边睡,心里半梦半醒的嘀咕,一群农民。
为什么大家要求艺人德艺双馨问艺术家有无道德底线呢,艺术什么时候与道德绑在一起呢,又不是政治样板戏。对艺术家/艺人的道德期待应当小于等于对普通人的期待,这简直是常识。谁告诉你艺术家和艺人应该是榜样的,红卫兵啊?
中国当代艺术家就是一群农民嘛,对于自己地里的玉米青椒大豆有着直感的熟悉,却无法清晰系统的说出玉米的起源地和拉丁文属性,那是农学家,也就是艺术理论家批评家的本职嘛。结果这群批评家放着本职不做,非要追着艺术家问你作品里的中国性是什么,你是怎么看待农作物与政治,不,与宇宙黑洞的关系的,etc。搞的农民真崩溃。看到农学家手里捏着赶集通行证,没办法,只好用黑土的思维加上高粱杆编花的技巧憋气拧句子,好像英语初学者写的花哨长句子,词大句子长内容扭曲不通。农学家,不,专业农产品爱好者高兴了,再上纲上线加点广告,以为糊弄的是外国人,其实害的是自己,弄的无论纬度经度如何一律种茄子,无数农民脑内打结。
为什么执着于"中国艺术的中国性"呢,这样的争执探讨应该是批评家的事,而不是整个艺术圈都为之疯狂,这简直就是琢磨什么是畅销商品的秘诀一样吧。
看到一些艺术家在做着很有趣的作品,也有评论家在很认真的做着评论。于是觉得还好,还是有人靠谱。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