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了。

有的时候会有人用眼神告诉我,我很残忍。我很不忿,明明是我又惨又忍。
后来我终于发现,是因为我会忘记。一旦忘就真的忘的结结实实干干净净,鸵鸟也有沙漠。

今天向平请教,过后才想起来,我是真忘了。
忙着计算罚款,忙着计较tax shipping,忙着树立良好形象,一地芝麻上心头。我却忘了,我来这里是干嘛的,有多远的路要走而自己又多白幼。
学到多少不等于懂得多少,我依然在门外。
残忍呢。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