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TSO,纳木措,6月21-22日。

早上从NAMTSO的冷风中醒来的时候,空气里那牦牛的膻味钻到脑子里搅和了一阵,得出了结论:西藏,是没去过的人瞎想和商人瞎捧起来的。
晴天的NAMTSO也许是天堂我不知道,可阴天的NAMTSO绝对是炼狱没错。清晨出发,爬到5190米的山口时候已经雪点漫野,藏民在风雪里追赶恐吓着拿着数码相机不知道是照了牦牛还是山口石碑的游客.我一乐,又呛进不少冷风,可怜我两层单衣.
前几天见到筐子,和我讲当地有句恐吓小孩子的话,说是再不听话以后就不让你去拉萨讨饭。我想那不听话的孩子是不是一半来到NAMTSO.场面壮观,所见不论男女,不论壮年幼齿,皆是一句阿姨,给点,一只手伸过来。庞大的游客群被围追堵截,还能抽空照一照那阴天灰湖,尝一尝那咸味,再最后顺手扔一塑料袋或是饮料瓶. 偌大的土地上,牛粪的酸气顺着强风热热闹闹的飘着,湖水灰蓝灰蓝,极冷。
住宿的帐篷和铁皮屋瑟瑟发抖,压根没有人提洗漱的概念,棉被枕头的颜色让所有男青年倒吸冷气,。我又冷又饿两眼昏花龟爬到一个帐篷里面点了一海碗热面,攀着老板讲话。老板从四川过来,在这巴掌大的地方呆了十四年,每年9月回老家,5月这里的生意最好。蔬菜要三天一次从拉萨背来,自来水要80块一桶, 末了说想喝茶再来,他们的水好一些。出了帐篷一看还是很热闹,身体又突然不适,便回去倒在人家的床头呼呼大睡.
一觉醒来周遭静了下来,旅游大巴走了,照相用的牦牛都去放牧了,羊群也出来了,小孩子见到你笑着一口白牙,向你挥挥手,偶尔说一声"你好",藏姑娘开始出来打水,放羊,男孩子们在打桌球. 去湖边走了一圈,水清清冷冷的,湖底的石头五颜六色,很漂亮。天暗下来回头一看,白塔和玛尼堆沉默的在那里,藏民沉默的围着打转。夜晚发电机砰的一声,一切归为黑暗,云层很厚,没有星星。
 
早上从NAMTSO的冷风中醒来的时候,空气里那牦牛的膻味钻到脑子里搅和了一阵,得出了结论,我睡的很好:做了两个十分好的美梦. 其他人没有一个睡好的,说是那全地的狗从半夜三点半就开始摔交大会嚎了三个多小时. 6点50分,太阳明明已经升起来了,可是云层厚的阴阴沉沉的下雨,只有远远的湖岸临天处抖出一线蛋黄,那湖水总算有些精神翻了翻金边彩虹色。我突然明白,倘若那晴天日出日落,绚烂的云层映在水里一花,真确如孔雀开屏千变万化盈盈重重,华丽厚重的霎那间就把你的心和呼吸一起收了去,水云间人成一个黑影,红红黑黑金紫蓝黄,前世今生随着水一起缥缈的没边没沿的沉浮。
可惜了这臆想。我瞟了一眼灰色的湖,埋在羽绒衣里转身就走。我曾天天望着一片湖有近三年,什么样的湖水什么样的日落什么样的颜色什么样的天堂我都曾看尽。
 
太阳起来的时候,大人小孩子见到你开始要钱,牦牛也被吆喝着出来拍照,那小羊也被用手捞着照相五块,人们开始工作了。雾气散尽,仍是灰蒙蒙一片。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