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S DALOWY & 咪咪將

评选年度优质受骗者,我一定探囊取物,包揽从特等到末奖,连得奖词都深得骗子欢喜。只是现在骗术越来越没技术含量,连我都上当只上一半。遥想当年,两人一脸老实寥寥几语我就眼泪汪汪将口袋里钱全部奉上还问人家够不够,搞的人家都很不好意思。现在真是江河日下。
 
见了连衣裙的丽凉,她说我还是没变手机乱放找不到;和爸爸去了首博看了Gaudi,想着六十年毁了一千多年的城我就气闷。和爸爸一唱一和的组合搞笑,很舒服。
 
现在的什么红楼选秀,扫了一眼,好像从前青楼女子争头牌,不过比传统糙的多。和着什么好男儿之类的男色坊,群众的热乎劲媒体的忽悠风,我就一个感受:全民逼良为娼啊!!!
 
中午闷热,看见草丛里,咪咪将,我的咪咪将,没有矫健却有沧颓,是我的咪咪将,眼睛变成了淡绿色,戒备的瞪着我,我的咪咪将。
 
我坐在过道的白沙发上,头脑有些热。斑驳暗红的地板,我曾经熟悉这红色地板上的每一双鞋跟的节奏,暗暗的一层层房间门廊。这是以前没有的角度。  从前这里是张仿古的大桌子,悄悄地变成猫在上面抻着毛皮吹风。友人在窗里,一笑两颗虎牙。  对面两个年幼的男孩子,坐着我最喜欢的暗色高脚椅,一本正经的打字。在他们眼里我是那闷热的伦敦午后突然到访的乡下祖母,说笑神情和旧衣服褶子一样带着马车的泥气,处处不合时宜。手里这本淡蓝色的小书的言语,好像小人国那细细千万条的绳索绑着裸露的心往四面八方卖力涌拉着,一个不小心一根绳索啪的一断回抽在心上,如手指尖被针狠刺一下,血色暗红,一下子涌上。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