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岭上

在家不知道有多少天。
并不是不想写blog,而是家里的网络太慢,经常缓慢的就停在那里了,所以我就一直隔绝着,痴呆嗫傻中。
直到今天到香港,在青年旅舍里才得口气写,还限时着紧赶慢赶的。
 
本来想去太平山上,结果从腥船上一落地,发现夜楼不如港女衣衫靓,立刻改道旺角,一边捞芒果一边看香衫,美国大乡村,真苦了我的眼睛啊。
 
夜里回岭,维多利亚港里的船点了灯火,好似火珍珠落在龟苓膏里,煞是恬美。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