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夜。

我以为这辈子我不会再和小雅有所牵扯。今天晚上闲聊才发现,小雅那Plagiary的真相如七月流火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老板那苍白的窗户纸糊不住他的同事。当然挨这一记耳光的不是我,我没有在faculty前师姐前拼命表扬她英语是多么的优秀resume又是多么的强悍。要么看人要准,要么就要慎重落子,凭一面一纸就把人家树成偶像就要承担倒下的石膏。伯乐有千里马相嘶,反过来也一样。
我是在发脾气没错。系里一学年整,被问的最多的问题:你没老板怎么过来的。现在又多了一个:两年MA都没老板你要怎么过。老板在学期开始压着选3个seminars,发email好几个月之后回个i heard you’re doing well,再就是说我觉得难是因为我不work hard,最近一次吃饭有空说我tough却没空说他第二年还要on leave。我当然不会去想如果他第一年在小雅会不会撑下去这样的问题,但是有时我想他是我离开还是留在Pittsburgh的原因。美国有一点好,就是什么事情都有标准条款。今天翻出个Professional老板准则,条条一对,我不觉得我在耍脾气,也不觉得我欠谁。

前天晚上玩牌碰上一个jerk,Brianne还有板有眼有礼貌的争论着,我则是十足十想杀人。大概气势过于外露,虽然我一动不动小口喝着啤酒沉默,Brianne还是不时过来拍拍我稍安勿燥,惹来我嘴角一丝微笑。

今天终于找到池,没聊够。
“我不理解,我只是觉得,你爱上了一个美妙的事物。”—池。池,世上有你最得我心。天荒地老。

晚上是Greek Food & Festival。看着希腊的男孩子女孩子围着圈全心全意的跳舞大笑,果然阳光晒多了性格不阴暗。那男孩子漂亮的黑卷发,蜜色的肤,雕塑的轮廓,旋着酒涡魅气的笑,如海风拂过爱琴海,白浪尖翠蓝。

夏夜慵懒迷人,晚风闲。
幸福是确实存在的只是人们不得要领呢,还是,只是superficial用来cover the sad nature of human beings。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第四夜。

  1. 凡凡说道:

    我是爱天才
     
    不知道你是北卡论坛里的哪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