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

昨日因事而写中文,一激动一小时内写了四千字。写完恨恨:母语真的不一样啊。同样的字数用英文抹脖子跳楼撞墙也要一个星期。我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学写英文。

Botticelli的Pallas and the Centaur,是我在北京看过的,再看资料就很亲切。老师“凉凉松松的温暖”的评论犹在耳边。

下午天气柔和,穿了那双绿色的鞋子,斜挽着裤脚身心轻柔。天放晴时恰在路口,阳光一下子漫过教堂,房子,草地。我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典型的14世纪的镇子。没有一个超过两层的小楼整整齐齐的沿着道路直直的下去。 我心里纳闷,就这样的环境里出来的孩子能理解modernism, urbanization?

连着两周吃冷三明治。终于聚在一起吃泰餐。因为之前放下许多筹码和执着的缘故,心情更为轻松。买了梅子酒,和Brianne在cafe里读书。Brianne说在加州念college的时候不得不又不情愿的把皮肤晒黑。。。我看着Brianne极为白皙的皮肤。。。。咳。。人人不易啊。

Manchuria的书顺着左边的桌腿摞起来,Renaissance顺着右边的桌腿摞起来。下周四有两个presentations,周五一个deadline;再下周一deadline一个, 周二一个,周五又一个。我就是天天不睡觉也未见得够。说起不睡觉,才发现刚刚过去的这周我好像就没怎么睡觉。每天看几个小时书几个小时电影上几个小时课,没有时间睡觉。

我沉迷玩大航海时代和炼金术士,经常一天又一天玩大富翁或是PS2。喜欢日剧,日本电影和日本漫画,看过1995年以来几乎所有的日剧,无数日夜拈个袖珍放大镜细细读百鬼夜行抄的小篆体。所以我用mac,这个不兼容所有游戏和播放器阅读器让我又爱又恨的救生船。

小时候看小说,说某某英雄用烈酒洗了餐刀,在伤口处做十字切口,挤血清脓,故事才说的下去。看的我极冷,倘若生存训练,我肯定在这关败下来。  
爸爸说对了很多很多事情,比如A君,比如我的手掌。
今日手掌依然终痛难忍,我很烦恼。这种伤口去医院太小,但bandage又挡不住。直到夜里仔细打量,才发现不对。红肿而硬,黑色的伤口边缘却泛白,一定是有什么异物留在里面,心下开始惨叫。思量来思量去,用半酒精擦了小刀,左手笨拙而抖的划下去,还不敢闭眼,那姿势就像小心翼翼的割腕。疼痛也像。
我没有勇气做十字切口。划挑了一线口挤血清脓,庆幸人只有一个注意力,看着胆战心惊的时候疼痛反而麻木了。血果然是金属味道的。

最后的最后,我从里面挤出了一颗棱角的石子,深深的嵌在我的血肉里,陪葬着一层白细胞板。破肉而出的那一瞬,神经撕裂。  我的手掌,真的留下了一个陨石坑。血腥气难忍。

在21世纪文明发达的社会里,我却使用如此原始野蛮而强悍的方法。
在21世纪文明发达的社会里,我似乎每天都在神秘岛生存集训。
在21世纪文明发达的社会里,我似乎不大会牺牲在破伤风感染里吧。
不过在这21世纪文明发达的社会里,谁知道会有什么等着我。
我细细的检查生命线。

有的时候,我真的庆幸自己是一个人,倘若有第二人在场,我肯定会哭,而且会哭到自己断气对方跳崖。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十字

  1. shiwen说道:

    姐啊姐啊 用针挑啊 用针一点一点挑…..话虽那么说,我上次帮别人弄时,我狂喊加手软,最后刺没挑出来还在人家手掌扎了好多洞…汗…上次自己弄,拿了平常做试验时觉得极钝的刀片,可割在我手上却相当锋利…血像蚯蚓一样流….
    总之要小心要小心啊…..

  2. Lin说道:

    還是去醫院吧!你不是有保險嗎?白天去醫院,花不了多少錢。上次我身體不舒服,晚上去了醫院,醫生看了2分鐘,我等了4個多小時。不過還是放心多了
    革命的本錢,不能輕視

  3. YU说道:

    星期天,医院休息。你忘了?。。。。。

  4. Lin说道:

    AMERICA SUCKS~

shiwen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