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君的模式

A君是个很安静的人。不怎么会说笑话。基本上,也不怎么会说话。但却并不是没趣的人。这家伙看过的法文原版小说,可能比我看过的所有翻译小说还多。而且这家伙居然听黑胶唱片,我经常怀疑他是不是经常独自在家里的木地板上跳舞。我最艳羡的是他家里那梦幻古堡型的桃木书架,简直没有天理。
我常常跑到他家的原因却不在书架上。二楼窗户旁边的柜子里,存着可以和唱片媲美的美男集。老杂志或是摄影集,某本小说某片电影,某人某地某个瞬间,历史长河恢恢具细。我不得不承认,A君对于男子的审美,那是和我有一拼的,不同的是,他有着百科全书的逻辑。有时我和A君提起新见某部电影小说里的某个绝色,他会沉默的听完整个感叹,两瓶水进肚后,他再慢慢的给我补上历史课,声音平淡柔和,直到我的瞳孔变成紫色。
A君的长相过目即忘,唯一可能引人注意的是随时随地灵魂出窍的淡灰眼眸。有的时候我看着他,他看着公车站,他眼前飘过异地异香异人,灰色的瞳孔反出深绿的光芒。
圣爱尔兰那天,我在人群里见到A君,深绿色的衬衫体贴的黑外套,温和的倾听着,回话之前总要微笑一下。
我的饕餮不喜欢A君。她说近墨者黑。她怕我成为A君,到时一脚踢开她。她经常嘀咕,要把A君卖给伯爵。
我很喜欢A君,除了我们共同的爱好之外,每天对人的感触和回忆,在平静的A君面前消失殆尽。大脑里死一般的寂静,因此而安心。
有趣的是,A君称呼我为B君。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A君的模式

  1. Lin说道:

    寫得真好啊

  2. Lin说道:

    讀著,聽到陳舊的木地板嘎吱嘎吱的響
    深褐色的畫面,想到小時候,從每一粒塵砂裏清晰的看到一個世界
    看到一万個自己不同的生活
    奇幻曼妙 像對者太陽看棱鏡 像對這萬花筒跳舞
    如今長大,抽身出來 四大皆空
    擡眼只有一個世界 泛黃的模糊 像沙塵暴下的未名湖
    再看不到一粒沙裏的那個童話的世界
    想退縮回去 突然覺得滿身疲憊
    於是原地坐下 靜默這 説不上是遲鈍還是悲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