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玩cs的朋友

除了CS和星际,我对其他的网络游戏都不感冒,什么虚拟人生角色扮演的,尤其是魔兽之类的,总觉得流行没天理。

我玩星际的水平烂的不能再烂。反应慢手脚又笨,一紧张只会无措。高一还是高二,放学早的时候和几个哥们总会去玩上一会。每次都是超级大包袱,超级不好意思。但还是赖着玩,一因贪玩,另一不想回家,那时还挺惧一个人在家的寂寞的,每天睡觉前都巡视个三两圈。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被围剿,笨笨的指挥着一个小农民往同盟那跑,同盟指东我就往西,急的六神无主还是被灭在城墙下。我抓着袖子叫,不好意思啊。。。。。许久,哥们无奈,那么多人都围着你转还是死了。那时侯那辆蓝色的车子还没丢班也没分也没被当作女孩子过,我还能风雨无阻的飙车,从家到学校用17分钟搞定。

CS我直到大学最后才进步不少,之前和星际有一拼,只是热情更高。每次回老家的时候必张罗大家玩,照旧成为大家的累赘,大家忍气吞声最后崩溃高呼吃饭唱歌去了。年年如此,我似乎找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能让大家聚在一起又不必为话题与距离伤神。可惜我实在水平太烂。依稀记得一次两米之内端枪对着一人劲扫,那人没子弹紧张的左右乱蹦,如此射杀两分钟后Sam喊话了,你别动别动她就打不着你,你看背后墙上那弹孔。我随着大家一看那墙有生以来第一次我觉得这cs玩的也太丢人了。然后那哥们还真不动了,于是又两分钟的枪林弹雨,再看看那大活人那面墙我第二次觉得太太丢人了。
大学最后我总算还能入眼,至少能拿平AK走吊桥不迷路了。主要原因是因为心肠铁了见血见刀不再闭眼。一向稳重的高手友人有一次也轻轻的说,还可以。我大喜。
最后一次回老家后几个老朋友只来得及吃顿饭,就这么一顿饭还扯了个我不认识的哥们来吃酒,第一眼我便僵硬微笑着拉老友的袖子:叫什么名字。至于问到这哥们的女朋友时连她也僵硬着微笑在那儿了。然后两个人便在心里骂谁拉来的。吃喝呼笑说的都是外星际的笑话,埋头一个劲的喝酒吃肉。

刚刚流行什么奇幻网络这类游戏的时候,作为菜鸟垂头丧气(经常被海扁)又百无聊赖(没什么盼头),胆胆怯怯的问人带我。众多高手都忙着升级寻宝成就大事,沮丧中听见有人轻轻的说好啊,是两年没见的Sam。带着我从零起步不厌其烦又扁跑想欺负菜鸟的江湖无赖,Sam是高手来着,很多高手招他都推说正玩别的游戏。声音总是淡淡的。就这样一直玩到我不想玩歇手。现在想起来那游戏依然很没意思枯燥单调,但是Sam的照顾却一直记的很牢。

说来也巧,和我常玩cs,星际游戏的全是我的死党。他们看着我从一路跌撞嚣张从每天大哭傻笑各一次的淘小子长成犀利而脆弱的肥婆,深知我本性依然没变:烈而莽撞任性又胆小好紧张。

很小的时候我妈妈和我讲她是那种一个人也能活到世界末日的强悍,我不是,我是娇气饕餮。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和我玩cs的朋友

  1. 鹏程说道:

    我的星际也很烂…只能虐虐你…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