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

2月17日。又是下午才起来,除夕居然睡过了。这一周因着年会,身子骨刁懒,经常有梦魇醒不来。傍晚拎了两瓶酒,一瓶塞给邀请我的金发大婶。捧着另一瓶缩在后座想,什么样的外国人过中国传统年呢?
进了房子里面瞥见一张长桌,一群长舌。进厨房将酒递给主人之一,此日本男生自始至终煮云吞炸蔬菜,一直照顾大家胃口,倾听谈话时微笑而认真,颇为可爱。先前还想谁叫我包饺子就和谁急呢,原来大家都怕就改了云吞。拣了个椅子慢吞吞的包着云吞打量着在座的男男女女都是philosophy的phd们。一八岁来美的上海女,教的上海云吞包法谁也学不会,看着大家纷纷改成我的简易包法,脸色越来越黑。还有一美国小女眼睛居然可以不同步的提溜乱转,手眼不同步的指挥纠正,自己却一点不动。我忍着笑跳到厨房,和有一半日本血统的主人之二聊武士电影,一口啤酒一手偷炸好的蔬菜。难得调料居然有自榨的四川麻油红辣椒,好吃好吃。随口问旁边一黑发男生哪来的,三句话之后他崩溃,你也是北大的。噫。反应过来后先跑到金发大婶那里拥抱一下再回来,总算遇见个文科同乡,一时之间倒不知道从何说起。倒是听见他问候DN,PJX,不由的呸一声,那些校耻败类误多少子弟干多少耻事。表情过于生动,招来另一个中国人。此上岁数了的人一付国内二流艺术家打扮模样,油头滑脑油嘴滑舌令我沉默,大过年的要慈悲。据说在yale的建筑, columbia的哲学轮番混过的此人,居然不认识我的中国名字,一问又发现连后主李煜的名字也不认识的。听着他用英语别别扭扭的说听过但不知道怎么写,中国字就这点麻烦的混话,转身用银牙咬馄饨去,实在不忍看大过年的丢人现眼。
吃了几轮下来,意大利的Lesbian的天主教的挪威加拿大的陆续人走人来。我倒是很喜欢那些天文地理,护林水怪,连旅游经验都说去蒙古的闲谈。再听着他们侃古典哲学或是Kant的Critique的结构map,我就眨巴着眼睛一脸兴致勃勃,滔滔不绝的Jack是个很帅的小伙子,有着Irish漂亮的黑卷发和月牙眼。和他辩论护林政策的Holly思维敏捷口吃伶俐,驳的Jack一愣一愣的。散了的时候外面下着雪,很冷,我们三个又去喝了点酒,除夕过后两点归家。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