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思

近中午才起来去上课。
门外很美。树一棵一棵树桠枝枝不落均匀裹着一层冰,阳光一照,闪闪的五颜六色转瞬即逝。童话森林一般,白白的,一重又一重的。
下午早早就巴巴赶回家等着skype。傍晚终于等着了,大叫大笑闹的楼下崩溃。
晚上和Brainne在图书馆看柳町光男:Who’s Camus Anyway? 那生硬的间离感将整部电影打理的既散沙又紧凑又古怪最后又心惊。出来两个小孩吓的路过什么就拍心口大叫。怎么以前没注意过这哥们?
母语就是不一样。看闲书,半个小时翻四五本书,兴致上来也能一口气细细读下三本。英语就不行,那闲书看上十页就要在脑子里过遍段落大意。站到书架前要一个一个的看书名,哪像中文,一扫就知道半架子是什么。唯有理论书,中西费劲程度是一样的。英文是语言,那Master提笔真是兴致所至思维缥缈。边读边骂,把道理都讲通了后人干什么。中文也是语言,那翻译过来的文字惨不忍睹。直译吧狗屁不通,转译吧就通到狗屁。
看了NANA的动画版。漫画的精髓捉的几乎十足十。NANA电影版真是丑的让人心痛,从声音到男男女女假的令人崩溃。自那以后尘封的心思有些松动。
最近还是觉得,没有良师,好像心头无活水。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