ゆめとよめ

最近会想到嫁的人家。
嫁到京都或名古屋附近那种檐角有铃地板拉门的百年屋子,离哪里都远。夏天极热还有蝉鸣,午后就仰躺在幽凉的地板上,手臂枕着死胖冬瓜,呼噜呼噜的,纸门半敞。书是一页一页读的,字是用水蘸着誊的,垫子桌子都是矮矮的。院子里春有樱花秋有彼岸。难熬的是冬天,清早冻起来,外面还黑着呢,起身到外屋抿上一口清酒,再细细的漱口,冻的牙齿发麻。一天围在暖被炉里一格一格的画年糕似的小人。家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挨个划拉纸门,来来回回哗啦哗啦。柜子里一排丑丑粗粗的陶杯子,是我的宝贝。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