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

在国内的时候,很多事情像唱大戏,一出又一出。戏折子多戏子更多。哭的笑的,扇子茶碗掩着掖着流长飞短的,假面匕首蜜糖蛇罐一古脑的层出不穷,只看只吃茶,抛来的金瓜子统统埋在花生堆里。
退退退,还是被那扇柄琴弦茶水敲着割着烫着了。那戏台子远,水袖长,心针毒细。
哭着哭着不乐意了。袍子一甩,脸一抹,文戏功夫没有,将就武戏吧。
撕破脸皮五彩缤纷相安了。边舔爪子边喝茶。有流言缠绕,再没棉针。

在这边有时翻旧折子看,一场戏下来不似从前伤神,却觉得锣鼓唱腔衣袖都透着两个字:何苦。铁打的戏台流水的戏子纷纷扰扰的,好是没劲。倒茶收盘子,耳根清静。

冬天自是极冷,一个电话一封email,心下倒结结实实暖和起来了。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