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我-2

保守他人秘密的最好方法就是忘记,扔进冥河里。别人问起不是装傻,而是真傻。

从小到大,我藏的最多的是秘密。自己的秘密。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只是无法和人讲的事。
脑子里必找一间生着壁火的,温暖而古老的镶木沉香阁楼,将自己的秘密舒舒服服放在那里,小心翼翼借着火映着自己的内心。一卷一卷的线索,都埋在右掌心细密密的纹路里。
我的另一个自己,小小的淡眉淡目嘴角颀长,不曾踏出那阁楼一步,舒服的窝在尘封的味道之中。
人在有的时刻或者遇见有的人是想要说话的。每当这样的时刻来临,我就看见那小小的自己,拿着壁火的柴,淡眉淡目的看着我。火星穿过一页页泛黄的纸张。我便投降,微笑而安静了。
我们都心知肚明那阁楼里木头和壁火的原因。多数时候,我们一起看着那些秘密漂浮在空气里,触手可及。
她也会尖叫,小小的脸庞狰狞着问我是不是要离开她。怎可能啊,比秘密更近火焰的,是她枕在摇椅里的记忆。
我也会吼她,倘若有一天只剩我们两个怎么办,她就骇笑,现在不是还年轻呢。

有一天我遇见伯爵,他眯着眼看我。我摊手耸肩的承认,可不是。
饕餮。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