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我-1

四五岁的时候,与小伙伴冬天横穿一个烂泥沼的冰面,逞能滑过冰窟窿旁的薄冰,冰裂掉进去,求生意识过强的我吞没进去又拼命扒拉上来再趴上冰面,小伙伴还来不及哭呢。我倒是哭了,一路哭回家被奶奶一顿好打。往后的十年我经常自豪的指着那片臭水自豪的说,只有鬼和我知道里面什么样。
六岁半,骑小自行车,冲下长长而陡的下坡,不会用闸,坡底还是那滩臭水,觉得云霄飞车的时候被迎面过来的一位老奶奶牢牢的抓住车把,只记得她的指节宽大而发白。保佑她。
妈妈经常会拿一个借口埋怨爸爸。大概还是四五岁的时候,去游乐园玩那种很大的充气城堡,爬到顶上沾沾得意的时候一个小胖子在旁边一按,弹起来再从上面直直滚下来脸贴在煤渣地面上。一路上哀叫着我再也不大胆了回家,晚上就对着镜子仔细端详自己满脸细碎红润的月牙伤疤好像还挺新鲜的。据说从此以后只要我一哭脸上就会有深深浅浅的印痕。
每到此时我就晒笑。她有什么资格呢?我更小的时候就很讨厌她了,大人们在客厅看电视,我在自己房间跪在红椅子上看桌上的画报,笨狗神探之类的,正看得开心她却心血来潮的跑过来缠我,又要给我讲,折腾半天我开始烦了:不懂拒绝。于是就开始挣扎。五分钟后全家人被我绝对惨绝人寰的嚎叫吸引过来,小孩子头撞在暖气片上,鲜血淋漓啊。我记得自己站在床上一个劲的哭,家人手忙脚乱的用毛巾捂在头上。那个时候她跑哪里去了?我的记忆好的不能再好。记忆里,人生险恶啊。。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漫长的我-1

  1. 说道:

    最近还好吗? 一直不见你上MSN,是不是很忙呀.
    给我回个信吧.
    我今天剪了头发,有史以来最傻的发型……
    还有,你的地址是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