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价

吃完止痛药,发现大脑变的寂静了。
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
神经乱跳就是修罗痛,神经不跳就是猪头笨。外界信息传到脑子里没有回路,语言举止痴呆的同时心里打鼓:一天三片,两天就傻了嘛。。。。头痛一宿没杀死的大脑,死在白衣天使手里。
下午去中国店,病殃殃就温和的有一搭没一搭和小雅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踹翻了她男朋友的醋缸,淹在里面还懵懂什么话来着,又说到某CMU人还认识我呢,心一冷,有人认识我这修(身养性)女只有一种可能性,果然,小雅的答案让我又四处找止痛药。。。。于我,这世界太小不是什么好事,总是坏事太近好事太远。
还在挣扎要不要吃药,不吃吧,头疼脑子没用,吃吧,脑子休眠也没用。
我决定还是吃药。因为这药是要和食物一起吃的,所以就打开一个bagel,抹上一层cream cheese:下午刚发现的新口味,honey wulnut。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