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一月-大结局

昨天晚上10点跑上床睡觉的,11点半痛醒的。整个右半脑好像战场上的伤兵,空气里弥漫着焦烈的疼痛。挣扎到2点开始嚎啕大哭。我其实最怕痛,有外人时咬牙硬忍,自己一个人痛就哭呗,遂哭的昏天抢地,差点背气。哭了半宿,睡了半宿,早上还是痛醒的,和昨夜一样。我开始有些害怕了。爪子有四个,眼睛耳朵还成双呢,脑子可就这么一个,那可是饭碗啊。预约牙医,电脑依然崩溃中,预约门诊,只有晚上。扒拉扒拉药箱,扔了一堆过期药,吞了五颗维生素ABCDE。
不敢在家歇着,今日一天课,生计重要,怨不得小孩子盼得病,大人怕得病。
一上午,脑子里电闪雷鸣,哀鸿遍野。路过镜子,呵,整个眼眶都是红色的,面色死灰。
大灰兔子极其极其温顺的耷拉着耳朵坐着,说话细声细气。不熟的同学愣,这家伙到法定喝酒年龄没啊。熟的同学愣,这家伙温良的令人生畏。再接再厉飘过去一个虚弱的微笑,killing them softly
终于熬到门诊,差点在路上被嫦娥拽到月亮捣棒槌。
牙疾导致的大面积细菌感染:发烧喉咙牙床扁桃体肿痛头痛耳痛。。。。。哦,布偶就听明白一件事。。。脑子没事。十五分钟后,拿到Aspirin和Penicillin,我严正纠正某人:Aspirin(及其子系列)是处方药,不是随便派发的棒棒糖;医院里能走进去就看病的,只有急诊。
从明天起,吃药,预约牙医,看paper。
我可以生病,但不能卧床。下周一个论文要交,一个presentation要做,一本书写review。
这阵子学modernism对于那个时候那些理论是怎么来得怎么回事有个笼统的概念,倘若再让我坐在谁谁谁谁谁的课堂里,一个词语就能引发血案。一想就咧嘴,一咧嘴就痛。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黑色一月-大结局

  1. Young说道:

    Penicillin,音译为盘尼西林,国人称之为青霉素。

  2. 说道:

    怎么会这样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