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饿

从一烂俗到恶的小说上看到向日葵的花语是无法忘尽的爱。想起久久以前冬天夜里,跑出去找人还是什么的(是不是找出去追猫的艳艳啊)走到一栋前,看见一院子满是向日葵,高高的光光秃秃的上去,一张大盘脸垂下,诚实毫无姿色。一院子向日葵诡异的垂着头,没有一枝叶子,黝黑庞大沉默的轮廓,触目惊心的忘了开手电。
原来爱是沉重的啊。是爱,无法忘记的爱还是无法忘尽的爱是如此沉重的呢。
这句大废话,我是很想在大排挡里,一瓶啤酒一只花蛤再一口醋白菜炒粉,伴随着粗鲁而恶作剧的口气,糊弄不太熟的听者时说的,这一向是我的恶趣味。可惜身边的人越来越不好骗,相熟的人会纠正我那鲁莽男孩子的用词神情语态,或是微微一敛神色,眼神一飘,我就识趣的住口。只有那种不太熟的人出于礼貌不太敢纠正又不知真假的我会好好的放松自己,一次吓跑人家。

世界上怎可能有全是大智却又显愚的“大智若愚”的人呢,人哪又那么简单又那么复杂。必是一半大智一半大愚而又自己不知道。一视同仁的结果落在别人眼里就是大智大愚反复无常。

我不喜欢学习。而是觉得自己会在学术中获得幸福。两个的区别在于。我学习是因为我对幸福的执念不逊于任何强烈极端的人。倘若哪天我突然发掘自己嫁人就会幸福,那一定第二天就踏上相亲的漫漫长路了。
不负责任的毫无保留,是继承了母亲的眸子,她可能都忘了。确保她守住幸福的,是毫无保留的健忘症。

最近日程。星期日学星期一上课的Reading Japanese,星期一学星期二上课的Renaissance,星期三学星期四的Modernism,星期五学一星期没学的Japanese Language,原来星期六用来买菜睡觉的,现在也排给了每周要见代理老板交的writing。星期一和星期三昏天暗地24小时看paper时间也是不够用的,征用星期日和星期五。多有计划性,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我自己。好久没拼命了,偶尔想起嘿,青春热血的岁月啊。
只是身体老了,神经衰弱手臂麻痹胃痛腹痛痘痘爆发头发消失最近再加上失眠,都在提醒我凭着强大精神力打江山的时代过去了。我还没学会守江山呢。暂时,生物钟还是缓慢更替着,四天连续不睡三天连轴睡。
所以啊,我想去日本的念头也不是没有道理吧。

啊。。夜深人饿,如何是好。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夜深人饿

  1. Lin说道:

    周1學周2的,周2學周3的,周3學周4的,周4學周5的。。。
    狂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