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难过后

人生两条路,非死即活。
Japanese art 的Paper压的我痘痘四处发火。
长周末三天还是没写出来,星期一做梦自己赴葬身之地,真真切切,吓的醒不过来。
昨夜熬着想,我这人没有自觉学习的念头,早晚一天玩死自己,趁早改行算了。只是没想到那么快。不是因为我写不出来英文,而是没东西可写。。。。看过我草稿的Ruthe打电话给我,我们得谈谈。。。
写不好还写不坏吗。。。。
事关生死,一夜醒着划拉着,脊柱酸痛,两眼发直,飘在路上好像全世界人都知道我不对劲。。。这么熬下去,几下就客死异乡了。。。。早课上着上着就两眼一黑,再睁开眼时,东西落了一地。
中午改paper,居然没被花的七零八落。2点04分,上交。吃午饭,猫坐在图书馆的cafe,一口一口的咬Bagel。
羡慕Ruthe,年岁一大把面色细腻红润。我说重新写了,她扫了一眼,松了一大口气,darling,这回像鸟语了。
人生两条路,非死即活。活就活的任性。
一路上唱着喵喵歌回来的。没办法,我就是天生学术的料,鼻子撞到电线杆。
今冬第一场雪是今日。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