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天空的钻石露西

立冬一过,心态就有些苍凉。年前还时常觉得自己孩子似的,这会心里就开始怕老,想来从现在开始怕,还有个头吗,心下无趣。男女有别,男人到了四十岁一傻笑自己美人家赞好似孩童。女子到了四十岁再孩童天真的笑人家就疑老年痴呆了,苛刻呢。
近来贪睡,睡的又极沉,睡里多梦而杂乱。末日来临拼命在地球上求一线生存,真真切切,醒来又模糊又怔忪,越来越怕睡却越来越难醒。
做了一锅白粥。盛在碗里浅浅一层,一勺勺抿着吃。家里早饭从不喝粥,所以我不会做粥,也不会吃,先把菜吃尽,最后再一碗碗的舀粥。喜欢极其绵软而味淡的白粥,虽然只在想像里见过。而清早吃八宝粥,是奢侈的记忆了。哎呀,一提起来又要想念皮蛋瘦肉粥了。这里的中国店简直是虐人的,买了一个小瓶红油芦笋,一口吃下去就吐出来,是被红油漆泡的吗?突然心下有了决定,以后工作一定要去NY或是Boston或是LA,SF,就是那种中国人中国市场都有一堆的,我才不在乎英语会不会退化,我可不想味蕾先老。
心里经常有些话藏着,不写吧会忘,老了想拿个回忆来娱乐都找不到可怎办。写晦涩的metaphor,有时翻看,就像掀天灵盖老哦噢喔的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很像小时候趴在家里的一口大缸沿,突然一条大鱼翻上来,白肚子一晃又没入黑暗中,神秘莫测的让我如获至宝很兴奋的。
有一种可怕的人是懒而有野心的人。人懒,不会自己努力,但是野心又大,于是就会尽力苛责别人努力而永不满足,此危害四方也。
邮购是件快乐的事情,因为等待是件幸福的事情。而邮购礼物是件尤其快乐的事情,因为礼物是给自己的。
今天听Beatles也觉得有好多好多没听过的,与着Chara一起,我还真是老了吗。
友人说,你啊,智慧在社会外在人生里。夸的我真高兴开心。

"And in the twenty-second year of his age, in the fifteenth day of the Calends of May, he encompassed all the said cities with a wall, and called the same Rome after his own name. – – – Miribilia" 何谓浪漫,何谓少年英气。

最近又开始细细的审视自己,看自己的掌纹,自己的眉毛,自己的内心,想做什么,想去哪里。就像那大白鱼,神秘莫测又毛骨悚然的。重感冒,鼻水在耳朵里。做菜放了很多姜,好像还是没什么味道。
有的时候,想赌一把,看看自己拎了行李回去,有没有可以睡客厅的朋友。可转念一想,谁会来自己这里睡沙发呢,即使来了早上我能不可置信的喊你用吹风机吗?House即使悲惨也是个幸福的人。
As House said, i see the music.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粉红色天空的钻石露西

  1. Lin说道:

    阿!你也感冒了嗎??我也是阿!我到springfield之後兩天就感冒了。我覺得是我們那兩天下雨凍的!
    在紐約玩得最開心了。你還有什麽來西海岸的計劃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