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年下半年总结-俄罗斯纪事

注定是长长琐碎的总结,唯一祈祷是不要写到新年末。
算我命而我又在场的就那么一次,是本俄文算命册子,说我的人生转折的岁月有17, 19, 23。。。只记得这三个。掐指一算是高中大学出国。所以2006年注定是人生转折的一年。
出国前大伯讲故事,说当年留学苏俄同学一见人就特激动,因为冰天雪地经常两周两周见不到人说不到话。我只是轻浅微笑。到了pitt发现这里除了不吃土豆白菜其它基本一样。从8月到12月,5个月折合统计下来大概有2个月没说过一句话,有2个月说话频率正常。有一个月差不多是和电器说话(电话电脑)。最长连续没说话的时间也刷新了纪录:从高中的三四天跃到10天。后知后觉为什么我在课上特爱讨论:过了这村没这店了。。。然后后知后觉为什么那个美女同学不厌其烦的问我,你不疯啊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不疯啊。再然后后知后觉为什么大家听我说去“搞学术”都忍不住抽搐,就你,能坐住嘛你。我心里偷笑,嘿嘿想当年我比现在身轻百倍一心野天地的时候就被摁在琴凳上叮叮咚咚的敲难听单调的音符,哭着喊着嚎着坐了十多年,现在体积重了心思懒了面对的又不是想砸烂的东西有什么坐不住的。有一句矫情的大笑话怎么说的来着,不疯魔不成活。
半年不说话的结果就是性子被磨平了不少,安静了。想和老师说,现在的我做事,靠谱了许多,真的。性子安静之后便开始钝了,经常红配绿,裙子配小靴的招摇过市,不顾身边美女的惊笑。
不说话的时间几乎都陷在回忆里头。脑子里一个侯孝贤从天明到天暗,一天一天在那里忙碌。从小到大,细节情景越发的清晰,结尾的都是那个被藤蔓勒出泪又窒息的红衣胖女人。唯有回忆,是半年里真的让人有些发疯的东西。
同学里有个俄罗斯女子,性格面貌无一不强烈,正是因为她又骑马又自学中国画的,我又重新开始叮丁当当单调难听的恍惚当年。我虽面貌过目就忘,性格倔强激烈丝毫不输,所以两人经常恶斗到老师叫三声停才收枪,还一脸不服大有再战五十回合就撂倒你的气势。
唇强舌战的把英语说了,平静熬着把论文写了。期末成绩还算靠谱,没考太好的只有日语,逼我起了下学期拿A+的杀心。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culture shock也结束了,home sick 也过去了。
可是我心里还是想回去,端坐在高脚椅子上,清早看圣贤书,傍晚发呆。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