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想清楚

在NY的时候两个问题缠绕上我,梦想与爱情,是什么?内心深处不切实际却噬咬着不安着的梦想是什么,或是怎样就确信确是喜欢爱着一个人,不是物质虚荣、自我欺骗、自我满足?飞机起飞落地,深夜taxi疾行,中午的时候暖洋洋的阳光晒着我,起来洗脸刷牙,就像冬天落叶一样答案浮上心里。
我的梦想,是做一名自由摄影师,走遍世界,摄取人们的微笑和灵魂,然后驾驶单翼的飞机时候偶然的坠落在漫天星星的沙漠里。无论照片还是自己,都从此不见踪影。
我是个不会微笑的人。从小到大照相都是能咧多大嘴就咧多大,大学的最后开始学着弯起嘴角,依然不会微笑。当我微笑的远远的看着一个人做事,稀松平常,就是我确实喜欢这个人。存在于可以看到这个人的距离之内,就会幸福到微笑,就是我的喜欢。
发现自己并不是不会爱人,和发现还有梦想一样,是件让我嘴角浮起隐隐的微笑的事情。而确认了梦想和爱情的样子,是新的一年不错的开始。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