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村上春树

高中时,很崇拜的神采飞扬的少年说他最喜欢挪威的森林。看了一遍,心里真是深深的不解,哪里好又哪里能够引起这样的共鸣,这样一个喜欢魏晋汉唐之风的少年的共鸣。绿子那近乎恐怖的红帽子之说,直子那近乎荒诞的死,还有那个中年女人的忏悔。觉得自己一定是不够层次而深深苦恼。后来成长的自信让我开始鄙视在那挪威的森林迷路的许多假小资,但我依然对那个明亮的少年困惑,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那部小说。
一两个月前,在直行电梯上,突然懂了那部小说,虽然还是难以言喻但确是突然理解了,虽然已经记不清但却还是明了那些感受:绿子直子那个中年女人。手指敲打着扶手,一路微笑上去。
轻松之后心里却还是慢慢的沉重起来。连直行的电梯都传递出岁月不饶人呢。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