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写于2006年8月2日:往事:大一大二大三)

不想矫情,但是想到十年后这也是档案的旁证。       大学第一天,我第一个见到的同班同学,是叶叶。短发的叶叶穿着红色的上衫,白底黑点的裙子。我第一个见到的同班同学,却是冬天的萌子和赵鹏。那个冬天,奶奶和猫的哭泣,让我进了北大。       大一的夜里,香烟的味道,一个人一句“寂寞的果实”,我们分享着最初的寂寞、孤单,还有吉他。除了上涨的体重和低靡的精神,还有开学第三周的两瓶(还是一瓶)啤酒,我的大一还留下了什么,啊,爱情。大一上,偷偷的翘课跑到上海看Ferrero,高高的蓝色场地中间紫色的台子。心里止不住的哭泣。后来一个寒冷的夜晚,看到那张照片,我放声大哭,从9点到12点,止都止不住。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除了我自己,我的爸爸,没人认为那时的我是认真的。然而时至今日,我越发清楚的知道:我是多么的认真,大三上,微笑着用荷叶镇纸和one kiss告别了我的lover,我唯一动过嫁人念头的人。自那以后,我也不会再那么认真了。我又长大了一点。   在实验室的天台上,想随着黄色的纸飞机跳下去的孩子。或是在实验室外的走廊上,抱住女人的脖子放声大哭,哭到整个一栋楼里的人的心里都开始崩溃的孩子。奇妙的是,大学中两次最崩溃的时候(失去爱人、失去亲人)的时候,都是碰巧的搂着那个高个子女人的脖子哭到她必需去换衣服。     大三,白炽灯将没亮的早晨点的有些偏色,七点,粉色的长袍,逻辑的哭泣,拉丁文的语法。多少次,室内飘着音乐(我已经忘了名字),我在拉丁文、蓝皮的逻辑作业中咬着嘴唇哭,或是,相谈甚欢,相煮甚甜香。一个忙碌的早晨池的小脑袋探进来递来一碗宇宙无敌香烫鱼粥,只一碗。               我不只一次,飘回那个空荡荡的宿舍,靠着墙根,慢慢的蜷缩下我的身体,开始哭,慢慢的哭的死去活来。哭至躺在地中,满是灰尘和垃圾的地上。曾经的我们的笑声、骂声、尖叫声,都在天花板上,颜色更深斑驳。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十年  (写于2006年8月2日:往事:大一大二大三)

  1. 说道:

    过去的事情,无论是爱,是恨,是喜,是忧,是笑还是哭,都饱含发酵后的醇香,值得回味的.

  2. XIAONING说道:

    保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