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的清晨

早晨要出门的时候,看见落地窗外有人影隐隐约约,本来已经穿了鞋子着急赶车,想想还是停住去看。窗帘一飘,居然是池,她剪了头发,只到耳下一点,穿着深蓝的日本校服裙。我一边埋怨她大老远来看我不提前说一声差点错过,一边拉着她陪我上课去。出门坐着十分古怪的过山车,晃晃悠悠,路上居然碰见了龙樱律师,那么高大的身材塞在小车里好好笑,他还一本正经的和我们说话。    一个恍惚,醒过来了。十分沮丧:要迟到了不能接着梦。。。。。。     糊里糊涂上公车,坐在一个打扮优雅鲜艳的奶奶身边。还有一站,百分百迟到。。。。眼前递来一张照片,伴随着:that’s my husbund and me。。。我盯着照片上布景里衣着直挺光鲜的两个老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论中文英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赞美之词或是要不要表达。。她的丈夫怎么了?还是怎么了?我只是僵在那里仔细的看着。她很尴尬的拿了回来,我的大脑才开始启动,先问是每天都带着吗?又笨拙的表达赞美之辞:husbund很handsome,你也很beautiful。然后我就盯着老奶奶,看着她的红唇微微的哆嗦,睫毛在眼镜后面泛出泪光,嘴边一串串像是遥远长的伤心而又幸福的回忆开头的词语。更糟的是,我该下车了。我与她道别,看着她竭力控制自己,笑说thank you。我冲她微笑、祝好,然后飞一般的逃离公车。    大快步的走在路上,大口的吸入新鲜空气:我承受不了,在切身的距离去感受死亡、衰老、时间、孤独、痛苦、分离、回忆,所谓生命中的那些重量,我还没有坦然面对的经验和勇气,我只会像个傻瓜似的在公车上痛哭。       今天的日语课是个日本老太太带,一瞬间我又想起了那个奶奶的红唇、奶油蛋糕一样的衣领和颤抖干枯的手指。也只是一瞬间。这个老奶奶不断的说和中国有关的各种话题不断的提问我不断的比较我和他人的回答反应,搞的我有些崩溃:低调一点啊。。。而大家因为得不到开口的机会便一径沉默的直直盯着我看,听着我断断续续的回答。本来我就是过度敏感的人,又碰上敏感的话题或是历史原因。。。 肚子也饿的咕咕叫的很响。。找抽的肚子。。。最后我也索性一张恹恹不乐找抽的苦瓜脸。  中午在图书馆的咖啡厅里,对着狡猾的三明治和咖啡又气又噎:看起来不大,怎么那么厚的面包层,,,又碰巧试了一种全是奶油花只有一口的浓咖啡。。。。差点一口气背过去。。。。直到碰见组织学生工作的人,和她确定cancel 讲演的事情(又是狡猾的令我心堵的一件事),心里才好过了一点。。。。早上的一切,仅仅是因为我睡了8个小时吗?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