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猫归

初来乍到时我没有时差,早7点自动起床,晚12点自动睡觉。看房子找roommate毁约签约租公寓通电通电话通网修煤气清洁开账户买家具组装家具付帐单还人情认人情。做事居然无比干练、靠谱。因为我神经紧张,高度紧张。紧张到不饿。猫是需要人养的,而我以光速逃离此品种。无瑕感叹,只是一直机警着竖着天线,接受、反馈。我承担不起任何失误。       一周半过去,定下房子的那个下午,时差袭来。一个月过去,瘦了10斤,和苗条同学同坐而始终心安。叼个面包薯片,伸爪去抓香蕉,对着一堆paper喵呼呜哉。我依然是我,还是那个家养的,懒散性子。      傍晚的时候穿越CMU的草坪,时光舒服,突然发现,原来我不住在校园里。想起曾经住过的那个园子,在里面晃荡的拖鞋,满眼心爱女人的颜色。想起院子,清晨的亮叶子,一锅饱粥香,一笔红门。                  忙碌的时候,步伐眼光一心向前。稍稍得闲,马上多愁善感就趴在肩后,像无耻而危险的狼。    我依然是我,执着完美而苦恼。我依然是我,满脑子怪念头时不时傻笑。我依然是我,回忆的藤蔓勒的紧紧的。有的时候醒来,好像刚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咪咪将,我缩在高脚椅子上轻巧的看着阴天绿树,听着老师爽朗的大笑。雨打萱草,车库上落满了蜗牛。         这里阴天,这里下雨。除了怀念思念想念,一切都不是困难。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