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伤害的迷恋

我伤心,我难过,我想站在大街中央肆无忌惮呜呜的哭。我想离开,去到一个不知名的小镇,迷路,挨饿,冻的抽搐鼻子。每个同学的blog都贴了毕业的照片。莫名其妙的撞到好几次送同学,去房山,去广州。偶然遇到艺术史的学生最后一个冲上房山的班车,手忙脚乱的帮忙行李,心里想的却是曾经冲人家发脾气,人家温和的回答“我挺想了解的”。妈的我真是个混蛋。最后还是没有照成合影,这是我永远的憾。毕业的散伙饭吃了两顿,没醉没哭真没意思。我想在清晨无人的西门照一张光线微醺最好的照片,可惜爸爸已经回去。四年了,看着姑娘们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的她们说我曾经,嘴角经常挂笑,会莫名其妙的开心的笑,还会热心真诚无知的待人好。想着这话看着毕业照片上我厉害的神情在深夜里失声痛哭:我们都回不去了。是成长将我磨砺的如此粗鲁吗?我不喜欢自己。大学四年,我一直浪费着反省着痛苦着而又继续浪费着。而最后,我付出了一脸痘痘的代价,换来了体面的逃离。我值得吗。我在院子里拔草,去车库顶上呆着,反反复复的问自己。看着我喜欢的女子,我想成为的女子,很羡慕。她们像蔷薇一样美丽,白石一样温婉淡定。知道自己一生难求那种气质令我觉得绝望而难受。我舍不得这个园子,我舍不得池。宿舍的茶色窗帘,图书馆前高大的树和脆的叶子,夏日暴雨中的红色裙子。说不想离开是句废话。我又一次被缠在宿命的毒蔓之中。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