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沙

好久好久没写blog了,好像好久都没有时间瞎想了。我在干什么呢?
  好像有考试。天文学和环境生态学。发现天文学其实超级浪漫,哲学的思考加上数学的运用(老爸),得出超级艺术的结论。签证延期。上午论文的答辩,一个老师被我惹毛,而跳将起来纠正我的“态度”问题。  不是有些急躁的问题。而是性格的问题。这些天来我一直疑惑分界:恶毒和犀利的分界是什么?而直率和没家教没涵养的分界线又在哪里?含蓄和城府深如何清楚的区分?  我不想做愤世嫉俗的人,更不想成为没有家教涵养的人。可是但是。。。一堆推托。   几天前的某一时刻起,院子里突然多了两只小幼猫,十分粘人,超级可爱。心里喜欢的不得了,直想提留起来扔进热水缸给两个小家伙好好洗洗。可是我不能喂。小猫像小孩子,饿了就跑到面前喵喵的叫,直叫的我撕心裂肺。把本能的所谓母性唤出来了吧,丢脸。 还是几天前,院子里的白猫叼了一大鸟,周围霎时喜鹊悲鸣。两个小猫钻在高高茂盛的萱草里面,露着小脸小脑袋。白猫对小猫很不爽,两个小猫一个哑巴怕事,另一个骄傲而活泼。   我变的普通、斤斤计较、急躁而粗鲁。这让我恐惧。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