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

贪恋大伯家的沙发。窝在里面枕着靠垫拥着毯子就可以昏睡的很幸福,经常昏睡一夜。下午两点半,做了无数诡异又真实的梦之后,摔在地板上,爬了起来。家里拉了窗帘,暗暗的什么也看不清。打开冰箱,只有鸡蛋。煮了清水面荷包蛋,做了鸡蛋羹。物尽其用。在大伯家就会回到生活本身。没有任何外界的痕迹,只剩下生活,本质而直接。在这里过的才是真实的日子,一日等于一年。所谓清水面,其实加了大伯收集的调料包。所谓经验,从细节中体现。赖在沙发上和爸爸打电话,时间飞逝。我突然想起,是否以后在匹兹堡也是这样窝在沙发里和爸爸讲话,窗外有树,屋子内有矮的床,可以躺的地板。爸爸说,我现在处在自身时代的变迁,所以思维混乱是很正常的。晚上回来上课,结结实实的摔趴在理教前面的台阶,电脑和我同样下场。这些天来我就一直想,现实什么时候给我惩罚,给我教训。瞧,稳准狠快,多现实的风格。痛归痛,心下却踏实了。被别人扶起来,微笑也浮在嘴角。ready to take off. 然后就是磕在额角。狠狠的一下,心中更定。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