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白天,看见一个男生狂追三百里给一猫喂猫粮。吓坏那猫。晚上,赵半狄带着熊猫来了。开场很闷,最后很滑稽。真正有想法有问题的人旁观,而那些“喜欢”艺术,”与众不同“的人参与完成了这次”行为“。那个北大名妖抢了赵半狄的风头,其真实的做作也吓了熊猫人半死,至少面部是呆掉了。我在意的是媒体。赵半狄和熊猫人合影的时候,好像就给面前一圈记者活着。艺术是给媒体做的看的呢。还是艺术,在一片闪光灯中灰飞烟烬,见光死呢。我达成了小时候的愿望:长裙子加平底鞋。走起路来哗啦哗啦裙角飞扬,心中暗笑:看不到男人般的大步子,也不知道此女其实不会穿高跟鞋,可以骗人是淑女。晚上和很好的朋友围炉聊天。媒体的力量暴力、海选民意的陷阱、艺术家的琐事。。。聊的极其开心。和友人发短信聊赵半狄感想,大概认真思考问题的专注样子激起群怒,遂暂停。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