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

我讨厌摇滚女青年,我讨厌疯女人。我从来不是艺术圈子里面的艺术青年。我喜欢电影但是不喜欢假实验电影。与艺术家们呆在一起,与艺术青年呆在一起,都让我手脚发凉,心思麻痹。与他们相比,我和冬冬更在一个圈子之内,我就是愚蠢的小动物,靠直觉生存,踏实的在大地上打滚,眼睛亮晶晶的凝视我爱的我恨的世界。有一天终将发现,我不是印象里的那个影子,那个谁谁谁,我不是摇滚女青年,或是什么疯女人。失望去吧难受去吧离开吧忘记吧,随便。

我怀念罂粟,无比怀念,你可不可以再来到我的身边,让我明白,我不过是一朵小花。不是小怪兽。我没有过去,我没有暧昧的枝蔓,我没有迷人的内涵,我一无所有。我透明的一览无余,多么危险。多么无趣。
我想念女人,她们的身体温温热热软软,抱起来像棉花糖。恐惧每日剧增。过去是一种力量,一把利斧,任人宰割。时刻算计着准备着,什么时候被摧毁。

在各种属性、团体、圈子中,我无处着落,轻飘飘的又重重的我落到了地上。我的爸爸,这次又是多长时间,我的冬冬,给我当枕头。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