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

夜里一点半。一小群好友四散于熄灭的炉火烈烟旁。我穿着声音咯吱作响的平底鞋,略起寒意的夜里自豪得意:我拥有多么珍贵的朋友和时光。一扭一扭回去的路上,猛然记起自己还有论文要写。于是将同行的女友托给他人,打车去咖啡馆,推开人家已经半锁的门,找到一张小小的沙发和桌子,一个人自习。

我总是很快就困了,然后放任自己陷在大大的沙发里,脚搁的高高的,迷糊过去。

不知道店员从哪里找到那么恶俗的电视剧大声的喧闹。半梦半醒之间,听见电视剧里不同的声音问一句话:是不是你杀的。十分嘈杂,我却昏睡的十分踏实。

夜里总是很奇妙的。有夜巡的中年警察叔叔熟门熟路的进来,店员小小嫩嫩的女孩子十分喜欢找他调笑,找一张沙发呼噜的睡死在一张长沙发上,远远看去黑色的袜子粗俗疲劳的翘着。对讲机在茶几上,经常传出“哪里哪里打架,哪里哪里醉酒,哪里哪里接到报警”,生活是这样的,不易,平凡,可爱。

旁边有一对俊秀而安静的男生。我迷糊睡去的时候,听见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抽烟。醒来巡视一圈的时候,一个男生已经睡着,另一个男孩子,十分好看的男孩子舒服的蜷在沙发上,安静的守着,小猫一样戒备的看我。这个一脸黑框眼镜,睡在沙发里高傲的翘着绿色鞋子的老相女人,冲他安心而故作神秘的微笑,继续回到小沙发里铺开裙子盖住脚面,面对论文,一个字也不想写。心里很想和那个清醒的小男生说说话,问问他守着爱人睡觉的心情是否和我想像的一样美好。

睡觉的时候很冷,依着大靠垫,这样我就可以睡的很少而很饱。

4点半的时候,全体店员集体热烈欢迎一只小狗在清晨溜达时的顺路光临,我开始醒悟,早晨来了,魔法褪了,生活中,我的论文只有8000字,漏洞百出。我却一个字也不想写。很快早晨就来了。trap in the reality.

我要再去买一双一模一样的鞋子带到美国去,绿色很漂亮,鞋底也很舒服,重要的是,似乎原地敲三下鞋跟,我就可以回家去。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夜宴

  1. 说道:

    sofa. sofa. 多颓废的文字啊.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