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一半

这两天巧合的得以去看艺术家的生存状态。连续两天八小时滴米未进。中国当代艺术现在严重发疯。泡沫,虚假,名利场,game。还真有贪婪而愚蠢的艺术家拿着一张画的不能再烂的画严肃的说:这画我卖25万。那一瞬间我在心里笑的天真烂漫。再听他结巴费力的说什么“结合了西方古典。。。绝对不会贬值”。我的心里“全是刀子”:别听个不懂的词就挂在嘴边当饭渣丢人。。。倒是有一个灵气泡泡在冒的年轻男孩子,但是早被画廊签走了。第一天在费家村和索家村的行程就在荒谬和饥荒中结束。   第二天去宋庄,真的去挨家敲门。每家都有一人那么大凶狗。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遇见一个艺术家。于是我们的运气来了。。。。在他的引介下,看了近十个艺术家。有的人,有潜力心里没方向。有的人,画的太浅太投机。有的人,心里太苦而太琐碎。倘若收藏,眼利手快加资金,有机会变大鳄。这个漂亮的名利场里,动物凶猛,也有那种纯兴折腾的玩耍大鳄,那种才是狠。     回来脑子转了一下,不跟你们玩,我当一棵大树,在旁边笑着看你们厮杀。百年之后,尸骨无存,我不过是增粗了一圈,就胖点。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