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

我十分怀念在阴天的傍晚,站在大理的城墙上,看下面的旅游团体来来去去,像一阵旋风似的刮过小城的每个街道。然后,流水依然流水,客栈依然客栈。
我十分怀念在古城的外面的柏油马路上,马车上的我一颠一颠,看着油画似的云下油菜花开。后面跟着一只欢快的小狗,和他同样欢乐的自行车主人。
我十分怀念在突如其来的晴天,小小的石板马路上阳光盛在每个赶集女子背上的小筐中,文具店,路上,西式的露天咖啡座里,挤满了拖家带口,民族服饰的妈妈姐姐,和乐融融的坐着,棕色油亮的皮肤衬着明晃晃的银饰,细碎的像她们眼角眉梢的皱纹。
我十分怀念在某一天下午,出城北门搭上一个破车,个把小时来到村落中看人家手染布,板蓝根的大缸和一扇一扇晾的颜色。或是古老的梭子和一样古老的老人,或是村口的集市大树下一块钱的烤饵块,阳光偶尔洒亮的破落却煞有介事的古戏台,或是手拉手,穿着典型的民族服装,头上插花的两个老奶奶的脊背,或是阳光下围着大披肩,被晒的很普通的我。
我十分怀念在傍晚的时候,整个洱海被染成莫奈笔下城堡对面早晨湖水的颜色,一队鹚鹕沉默的不理我,或是破落的土庙门里的台球台和门外拼命摆pose大笑调皮的孩子。
我十分怀念早上五点抵达大理火车站,满天的星星,繁星压着我们的车穿行在黑漆漆沉寂的夜里。我一直认为,那个时候的大理是真正的大理。而旅行中的我,也才是真正的我。

我曾经以为,地方去过一遍就不会有第二次想去的念头,我也许错了。可能我是个念旧,过于念旧的人,也可能,我眼里的风景真的牵挂人心。
友人说我爱琢磨人,是的。是因为这城市里只有人。人挤人,人看人。我细密的触角伸出去,只有人。灰色的皮肤,坚实的心脏,闭着的眼睛。每次我站在十字路口等绿灯亮起,我都会看见眼前的道路有思念像海藻一样发疯似的生长缠缠绕绕,令我窒息。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理由

  1. 品一说道:

    亲爱的,我也很想再去一次云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