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好,除了脑子

星期二的油画课上,发现一个超级可爱的小女生。她有一双会笑的眼睛,睫毛很密,好像有小小的碎钻。白白的,戴着细细的皮表链,和极温润的翡翠玉镯,手腕很细。高兴的不得了,缠着人家不放,整整一个下午。晚上睡觉前,突然想起来,她的眼睛像echo!眼泪差点掉下来。echo,是我初中在心里悄悄喜欢极喜欢的女孩子。少有的灵气十足又十分漂亮,浓眉大眼,一笑一口白牙。那个时候,每天看见她就觉得很幸福,现在想起来,眼泪加怀念。今天李池来找我,两个人在寒风里站着说话,时间流逝。我不敢想以后每周见不到她的日子。回忆的致命藤蔓,已经悄悄爬上我的脚踝。    前几天被小孩子质问我怎么有两种态度,热情还是冷漠,昨天简单直白的回答,我是被惹恼了。小孩子很失望,还以为我是什么性格复杂有趣的双重人格呢,结果不过是被惹恼了就冷漠,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单细胞生物。没劲,真的没劲。     那些老男人找年轻的女孩,是喜欢其年轻的活力呢?还是为了让年轻的愚蠢在身边而不断的提醒自己成熟的美好呢?  北京今天用潮湿的寒冷对我进行了残忍的谋杀,我被冻僵了,从心里到手指尖,还有骨髓。   每天情绪起伏就像是过山车,我想我是不是疯了。快了。 我想回家。兄弟,佳,杨啸,熊,扬,你们来接我回东北吃石锅拌饭,玩cs,喝啤酒,压马路。让我任性的依赖,无所顾忌的愚蠢,心安理得的被照顾。你们给我个地方,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哭泣。。。。奢望罢了。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