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

寒假的时候,终于在家里买了高跟鞋。后来又鬼使神差的买了些,于是现在我有了高高低低做工精致像武器一样漂亮的鞋子,我也穿着高跟鞋人模人样的“摇曳”在校园里面,配着相衬的衣服,感觉自己像装备齐全的航空母舰。。。大概有两个月。期间也说服过自己,也发扬了忍耐的美德。“无理”。。真的“无理”。。。give up。自己在高跟鞋里面就像裹在“女人”的木乃伊,每一步都让我感到躯壳的磨娑生痛。我的气质和我的体积,是极其容易将衣服穿的隆重的那种类型。我就像戏子,穿着隆重的衣服,扮演着女人的角色。心里极其别扭,所以表情也狰狞,每走一步,就像小美人鱼踩在刀尖上。所以每次穿高跟鞋,都是梦魇的一天,运气极差。     我还是穿着平底软皮鞋,渔夫牛仔裤,男式大衬衫的时候最自在。感觉自己的灵魂可以自由的在体内出入。。这么些年,依然留在我身边的衣服还是那么几件:破旧松垮的牛仔裤,破破烂烂的大T恤,破破烂烂的球鞋。   近来穿高跟鞋的感想。高跟鞋,是男人残害女人的一种绝妙的武器,还利用了女人想取悦的心理,你可有见过做高跟鞋做的好的女人?都是男人。高跟鞋,倾注了男人对于女人的欲望和期待。流线,即使舒服也是一种束缚的状态,而细细的鞋跟被制造出稳定的假象,其实也是男人规定的。而女人,藏了很多漂亮鞋子的女人,都是有着很微妙的欲望的女人。我倒是很想画很多很大的画,画上的女子,表情白淡,衣着平实,或是修女,或是农妇,或是白领,家庭主妇什么的,被一群极其漂亮的亮漆高跟鞋子围着,坐在中央,爱怜的注视着她的收藏。或是画很大的画,画上是亮漆的邪气的高跟鞋,巨大的反着光亮,映出看它的女人的变形的面孔,想来那面孔一定是一面平实一面扭曲着的,透露出深藏的欲望,鞋是亮红色的漆面的,在红色的背影之中。而高跟鞋的细细的跟,就像是女人在社会上的立足之地,那么窄,那样险恶。在听老师的课上,好像在大风上疾长的罂粟花,有很多想法飘过,激烈,危险。我很喜欢终于摆脱了高跟鞋的自己。我好像开始喜欢当代艺术了,我现在到了看古典也好,但是缺乏一种力量的时期。春天来了,我心里的各种想法好像被大风吹带起来了。下次我还想做一个女人,用木片做成她的衣服,很重很重,戴上微笑的面具,费力的在各种场景里走着,高跟鞋摇摇坠坠,她一路走一路放声大哭,在微笑的面具下,在沉重的套子里,灵魂放声大哭。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高跟鞋

  1. 鹏程说道:

    你的blog都写的这么有艺术气息了?!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