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

星期六。清晨睡觉(老爸我对不起你。。)中午起床,下午去酒厂艺术区看画廊。看到新开的画廊分店的老板。哇塞,倘若罂粟继续修炼,就能成为那样气质美丽的男子。酒厂艺术区预计在06年07年会红火一阵子呢,但是太小了。傍晚,另一家画廊开幕,开幕酒会上有很多吃的东西,我来的早,拿了一块火笼果,在角落里站着细细品尝细细观察。心中大乐。倘若我以后玩当代艺术,一定挂个“请白吃白喝”的牌子照耀进画廊的开幕式,然后将“请白吃白喝”的圆形不干胶贴在每个进来参观的人的肩膀。或是用隐形小圆章印在来宾的脸颊上,然后在大家大吃的时候换掉灯光,显出原形。时间流逝,许多游客涌进来直奔食物,一边表面平和一边手忙脚乱的插着火腿薄片和火笼果,眼角鼻孔流露出凶猛的瞬间。年轻的女大学生学着成熟用镇静的语调说:我也要杯酒。酒的种类说不出来,只能用手猛指他人手里的酒杯。还有衣裳香风,醉翁之意不在小食的专业人士,男士低调高雅,女士低调华丽,用各国语言口音交谈,满眼外国人,来运营中国当代艺术。间或有当地附近装修的民工和农民进来,饱餐一顿离去,悠然自得。我看着地面中央的一块装置艺术,原本薄薄白白的版面,慢慢布满七零八落的新鲜脚印,十分有趣。开幕式上有一行为艺术表演,我是第一次看人赤身裸体的做行为艺术,有些惊吓。此人在全黑的画廊里面弄了一个塑料空气球,自己钻到里面,然后在身上涂满荧光液体,再将球的内壁洒上荧光。好玩的事情是,未涂液体,此人在把大球充气的时候,室内一片漆黑,我在第一排也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在大家照相时的闪光灯一晃一晃,所以好像有鬼影一闪一闪。此时我后面有一位男士,接了一电话:“喂。。还没完事。。你不用管我”电话硬邦邦的挂了,我就开始想:是老婆还是小老婆呢?当表演到球内身上全是荧光,他开始推动着大球晃动时,我有了一个想法:就是用小刀将那个大气球划破放气,然后拎一桶黑漆从他头上盖浇下去,将所有的荧光在一瞬间扼杀,一切突然重新回归看不见的黑暗之中。这就是“创造即自我清除”---师训。最后用白色强光打出我的名号。哇哈哈哈。天狗的鼻子。 同行的友人和我并不熟悉,此人十分可爱,经常像夏天的大雪堆一样沉默。然后我就像夏天的冰糕一样冷汗直冒,越发词不达意。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