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腥

下午三点半。意大利文艺复兴展。
看着慵懒而忧郁的女人肉体,耳边听着不小心逸出的“松松的凉凉的温暖”,嘴角露出会心的微笑:绝妙,因不小心而可爱。眼前爬满蔚蓝色。我最喜欢的是提香的带病的男人。灰色的微妙的色调,微妙的氛围。我想,如果我到了美国,一间间博物馆的看,会不会疯掉,那种美丽。  傍晚的时候风大,走王道下来,极为放松。夕阳的辉很亮。晚上去吃富士屋的寿司,喜欢紫菜和饭团。春风沉醉的夜晚,所谓的。我喜欢看风把骨感的女人的长发吹的像围巾一样飘起,裹住她们的表情的时候。想来我所爱的女人,都有着我钟爱的垂发。晚上的时候又开始有了希望,无论是学业还是工作。夜里打保龄球,打的极差。 我又开始封闭起来了,过生活,学习,工作。  友人和我讲,不要什么时候都是你找话题,太累。。。。。。我的头脑不是很清楚。。。。。。不要太咄咄逼人。。。。。。不要太敏感。。。。。。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